logo 首頁 > 文匯報 > 港聞 > 正文

廖長江:攬炒派賭徒心態 屢「落注」賣恐慌

2020-09-01
■廖長江強調,對於攬炒派無中生有、無理取鬧的言論主張,建制派責無旁貸,一定要反對。 香港文匯報記者  攝■廖長江強調,對於攬炒派無中生有、無理取鬧的言論主張,建制派責無旁貸,一定要反對。 香港文匯報記者 攝

今屆立法會一再出現令人意想不到的情況,議員以至黑暴分子對議會的暴力衝擊、攬炒派在內會拉布7個月、議會因疫情延任一年。建制派「班長」、立法會商界(第二)議員廖長江認為,過去4年建制派比以往更為團結,在大是大非的問題上都能取得共識,亦能發揮對政府政策是其是、非其非的作用。他形容,攬炒派過去4年一再於「一地兩檢」、國歌法、逃犯修例上「落注」,企圖令政府變「跛腳鴨」,他遺憾攬炒派成功販賣恐慌,但強調建制派責無旁貸,一定要反對無中生有、無理取鬧的言論主張。

■香港文匯報記者 歐陽文倩、柴婧

去年的修例風波,令議會以至香港都陷入前所未見的亂局,由廖長江任主席的《國歌條例草案》委員會,雖然也經歷被攬炒派拉布的情況,但最終在17次會議、50小時討論後審議好草案。

回顧那些會議,廖長江坦言攬炒派的言論其實就是「重複又重複」,面對國歌法這些沒有什麼爭議的法案,攬炒派的做法說明他們的心態逢中必反,完全不尊重基本法下的「一國兩制」。

遺憾修例風波攬炒派「中大獎」

單是看今屆議會的情況, 已看到攬炒派的賭徒心態,也令香港陷入混亂和分裂。廖長江指出,攬炒派一直希望將特區政府變成「跛腳鴨」,所以一直在試,第一場買的是「一地兩檢」,他們當時極力販賣恐慌,嚇唬市民在西九站會被國安捉走,最終卻鬧出民主黨自導自演被擄謊言的「釘書健」事件,失去賭本。

第二場是《國歌條例》,當時攬炒派又再販賣恐慌,聲稱「唱國歌走音會被捕」、「聽到國歌不即時肅立會被捕」等,廖長江說︰「當時他們還找人圍堵立法會,但好像最終300人都不到,當中還要大部分是記者。」

第三場是《逃犯條例》修訂,對攬炒派而言,這次是「hit the jackpot(中大獎)」,廖長江坦言︰「《逃犯條例》是被人炒作到這樣,其實他們還是在用販賣恐慌的手段。」身為執業大律師的他指出,有關修例是講犯法的逃犯交換,中國和美國等很多國家都有,香港和內地可以移交逃犯亦是正常事,但遺憾最後被人用販賣恐慌的手段拉倒。

反對無理議案 建制責無旁貸

結果去年社會謠言謊言滿天飛,衍生出社會撕裂、對立,也直接令建制陣營重創,於去年區議會選舉流失大量議席。廖長江認為,作為建制派,對無中生有、無理取鬧的言論,他們責無旁貸一定反對。像攬炒派一再聲稱去年8月31日太子站死人,事實上根本就是攬炒派造謠,建制派對此講出事實;又例如攬炒派要將警隊開支削減為零,但城市治安的問題,始終不能坐視不理。他說︰「他們(攬炒派)提出無理取鬧、無中生有的議案,正常人都會反對,就是這麼簡單。」

大局意識增強 建制派更團結

廖長江表示,其實在今屆議會《議事規則》修改後,議會能正常運作議事,建制派亦多次對政府政策發揮是其是、非其非的角色。例如政府一度想收緊長者申領綜援的資格,建制派亦群起批評政府離地,最終政府讓步為60歲至64歲健全申領綜援人士同時發放「就業支援補助金」,讓該些人士能取得與長者綜援同等的津助;又例如三隧分流方案,最終也在部分建制派開腔反對下撤回。

不過,三隧分流建制派亦沒有一致共識,廖長江表示,建制派始終是多個板塊和獨立議員的組成,在不同事項政策上有自己看法是正常的,「我們不會凡事尋求一致」,但他認為建制派比上一屆團結,「大家的大局意識增強了,在大是大非的原則上,大家基本可以保持一致。」

讀文匯報PDF版面

新聞排行
圖集
視頻
95195.com 95195.com nwpu.edu.cn nwpu.edu.cn nwpu.edu.cn nwpu.edu.cn nwpu.edu.cn tongji.edu.cn tongji.edu.cn tongji.edu.cn